Sunday, December 28, 2014

兩個另類高中教練的故事:讀One Shot at Forever、看Undefeated

One_Shot_At_Forever_37895

日前SBL台銀教練洪濬正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,兩造各有說法,局外人怎麼看也是霧裡看花,看不出個所以然。運動團隊的教練,要處理的東西既有專業,也有人心,在西方會被納入「領袖」和領導學的範疇,不是沒有道理。而「教練學」迷人之處,也在於是不是好教練、怎麼作才是好教練,乃至如何成為一個好教練,都沒有正確答案,因人事時地物各異,必須自行參透。

最近讀了運動畫刊作家Chris Ballard所著的棒球書「One Shot at Forever」(似乎尚無中譯本,可能也不會有),同時也看了2011年發行的高中美式足球紀錄片「Undefeated」,這部片後來贏得2012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項。職業教練和業餘教練要面對的問題大不相同,但這本書和影片,註定會讓讀者、觀者對教練這個職務/行業有全新體會。

Saturday, December 27, 2014

Coach’s Corner:擁有天價珍品的幽默教練George Raveling

1376588382000-George-Raveling

我注意到George Raveling這個教練時,他已經在南加大(USC, 1986-1994)了。南加大的籃球長久以來和同城兄弟UCLA沒得比,都被打好玩的。Raveling任內除了帶過號稱「Baby Jordan」的Harold Miner,有兩三季戰績還不錯之外,整體來說乏善可陳。

不過,因為黑人教練本來就較少,Raveling算是生涯紀錄還不錯的黑人教練。他在1972-1994這22年間待過Iowa、Washington State和南加大三所學校,總戰績是337勝292負,六次打進64強季後錦標賽。退休之後,Raveling就在Nike工作,如今是該公司的國際籃球事務主任。

Raveling出生於1937年,今年已經77歲。一直要到讀過手邊一本「Basketball Shorts」的書之後才知道,他是個無比幽默的教練。

他說,當他在費城讀高中時,學校的籃球隊和美式足球隊教練是同一人(早年對缺乏經費的學校而言是常見的事)。球季開始,教練要挑選球員時,把所有來測試的學生帶到森林裡,然後叫他們直直往前衝。Raveling說:「那些會自己跑去撞樹的,就進了美式足球隊。」(詳見全文

Wednesday, October 29, 2014

加快比賽節奏,該改的只是shot clock嗎

53a8abacdb3afe35e72c92ae9ea8f47d

最近讀到這篇新聞「籃球新規則 進攻時間重設」:「2014年FIBA籃球規則最大的變更,就是進攻時間重設的規定,進攻24秒雖不變,但進攻球隊的第二波進攻最多僅14秒;舉例來說,進攻球隊快攻上籃不進,又搶到進攻籃板,即使當時進攻時間超過14秒,一律重設為14秒。」

從近年來國際籃總試圖重整國際重大比賽時程,乃至各種調整,我們不能不給它一點掌聲。雖然FIBA某些方面來看是個黑得可以的組織,至少,也還願意求進步,隨時代調整腳步。

任何運動項目的規則調整,應該事前都有試算並實驗過,不過我是很懷疑二次進攻時限由24秒下修為14秒,能夠縮短多少比賽時間。而且相關規則調整也包括了即時重播(instant replay)規定的放寬,這有可能導致比賽時間加長。

現代籃球和NBA的進攻,廣泛而言都愈來愈向快節奏靠攏,與其擔心shot clock不夠用,不如說球員興之所至就開火是更大的問題。畢竟,這可是個有NBA球隊找來NCAA第三級大學瘋狂投籃隊伍教練到發展聯盟任教(請見Kings hire Grinnell College assistant as D-League head coach),打算每12秒出手一次,而且還有「七秒出手」概念(籃球作者Jack McCallum記述2005-06年鳳凰城太陽隊的書,名為Seven Seconds or Less)的年代啊。(全文請見這裡)

Monday, October 13, 2014

從老鷹隊到Fab Five:籃球場上無解的種族課題

danny-ferry
(Photo credit: newyork.cbslocal.com)

種族議題在NBA裡一直像是個每隔不久就發作的病症,當它跳出來騷擾大家,足以搞得全聯盟不對勁;但當它冷卻消失之後,大家又可以裝作沒事,彷彿它從未發生。NBA對待種族議題也一向是點到即止,正或許因為每個人都知道,它是永遠無法治癒的病,一道永遠無解的習題。

其實不只在NBA,即使在整個美國,這個已經被全球認為最足以代表民主自由的國度,種族議題也從未消失,只是人們不太願意公開談論它。無奈的是,也經常會有偶發事件,讓此議題躍上全國版面,例如90年代初的洛杉磯暴動,例如前陣子在密蘇里州Ferguson發生、起因於白人警察射殺黑人的警民對峙事件。(全文見此)

Thursday, July 31, 2014

「天行者」大衛湯普森──”Skywalker” David Thompson

david-thompson-denver-dunk

「大家好,我叫大衛湯普森(David Thompson)。你們知道我是誰嗎?」
「不知道?」
「那你們知道麥可喬丹嗎?」
「在我克藥之前,我是喬丹崇拜的偶像。」

已經六十歲的湯普森,如今在巡迴演講的開場白中經常需要這樣介紹自己,才能讓小朋友們大約了解他是什麼樣的人物,即使在一度視他如神的北卡羅萊納州,也是如此。

如果連北卡州的孩子都如此,就更別提1984年初識NBA的我了。剛接觸NBA的那段日子,確曾由相關報導中讀過他,但大衛湯普森這個名字實在很普通,他長得也很普通,而我讀到的多半是湯普森「生涯終點將近」這類的報導。當然,也包括他從紐約Studio54夜店樓梯跌下,導致膝蓋重傷,職業生涯從此宣告完蛋的這則新聞。

Wednesday, July 23, 2014

馬刺與我 (3)

201407091619587409343

在這方面,我很矛盾。我很確信自己如果是一個球員,應該不會喜歡這種教練,然而,我就是喜歡像Bobby Knight和Larry Brown這種操死人不償命,以嚴厲和紀律聞名的教練。所以,我也喜歡Gregg Popovich。

Popovich大概綜合了我心目中一個好教練應該擁有的全部元素:不帥(總覺得不帥的會比較聰明啊)、訓練嚴格、講求紀律但具備彈性,能帶球員的心,至於精通戰術這就不用說了,另外還要有幽默感,有時甚至要有點神經病和偏執狂。

以此標準來檢驗,Pat Riley太帥,Phil Jackson太假掰,Lenny Wilkens太軟,Bobby Knight實在沒什麼幽默感,Larry Brown硬得像石頭,不夠有彈性。

Thursday, June 19, 2014

馬刺與我 (2)

1996-tim-duncan-air-max-uptempo-virginia-kamikaze-21

經常想,為什麼身邊女性友人中喜歡Tim Duncan的比例如此之高,而且每個都強調「我喜歡他很久了哦」;當然,這是建立在我的觀察沒有錯誤的前提下,而且這也不代表男人就沒有人喜歡Duncan,相反的,男性的鄧粉也是很多。

能讓一般來說並不活躍的女粉絲喜愛和跟隨,事出必有因。球打得好,那是當然,不會有人喜歡球打得很糟的6呎11吋傻蛋。長得帥?作人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,Duncan真的不帥。那麼,一定有種難以形容的因素,讓這些不會像多數粉絲在場邊吱吱叫的女生們,長年下來默默的愛著鄧大哥。